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金龙鱼假肢助行,为了100份“行走的渴望”

发布日期:2016-12-29

 

 

“车祸有些年头了,我们一家住在山里,送去市医院最快也要三个小时,当时医疗水平也跟不上,截了。好不容易凑钱装了假肢,可每套一次(假肢),里头都要穿十几双辅助袜,要不然就总掉,不跟脚。”

 

“阳阳3岁出的车祸,送到医院的时候诊断书上写‘建议截肢’。我们做父母的当时就傻了,跪下来挨个儿求医生,求他们‘要锯锯我的’,孩子这么小,以后可怎么办哪!”

 

 

阳阳(化名)是2016年秦皇岛地区“金龙鱼假肢助行”中的一位受助患者,今年11岁。为了照顾女儿,车祸后,阳阳的爸爸妈妈换了工作,把家搬到离学校一街之隔的出租房里。妈妈身体不好,因双腿肿胀而长年下不了床,家里还有住院的奶奶要赡养。已经升到四年级的阳阳正在窜个儿,由于没钱更换新的假肢,每天早上,阳阳的爸爸妈妈要帮她穿上已经使用多年、比右腿短上半截的旧假肢,再送女儿一瘸一拐地上学去。阳阳的功课在年级里常年排前三名,但因为身体上的缺陷,她自尊心强、不爱说话。课间操和体育课的时候,她就坐在教室里看书,不肯走出去和同学一块活动。

 

在金龙鱼慈善公益基金会发起的“金龙鱼假肢助行”项目中,几乎所有的受助患者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想安装对他们而言价格高昂的假肢,需要四处举债筹钱,可行动不便带来的就业难却让他们很难有稳定的收入,更别提偿还这些高额欠款。

 

在经济发展相对薄弱的地区,因残致贫的家庭仍有很多。其中,下肢残疾的成年人因为行走不便,往往更难找到谋生的手段,容易陷入贫困与残疾交织的困境中难以翻身。对这些家庭而言,一方面,安装假肢费用高但“不得不装”,为此不得已四处举债已成为经济与心理上的双重负担;另一方面,即便安装了假肢,也不能保证质量效果和使用寿命,无助和焦虑可想而知。

 

 

行走的渴望,不再“可望而不可即”

就在2015年7月,这些患者终于有了“恢复正常行走”的可能。这一年,“金龙鱼助行工程”在秦皇岛正式启动。金龙鱼慈善公益基金会找到极富假肢安装经验的上海假肢厂,由他们选派技师赴项目实施当地调研、取模,为下肢残疾、资金困难的患者免费安装质量可靠、轻便舒适的奥托博克牌进口义肢。通过这个项目,受助者不仅可以免费接受假肢安装手术,还可以得到专业的康复指导和后期免费的调试维护。

 

2015年的“金龙鱼假肢助行”在秦皇岛共资助了50例下肢残疾的贫困患者,项目“统一采购、异地实施”的操作模式大获成功,得到了受助者和当地政府的一致好评。经过秦皇岛金龙鱼义工长达一年的跟踪回访,所有受助者都认为新安装的假肢质量可靠,既轻便又舒适,满足了他们正常行走的需求。部分受助者在进行短暂的康复训练后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家庭的经济状况开始好转。

 

有了这次成功的试点经验,2016年,金龙鱼慈善公益基金会在河北秦皇岛市、广西贵港市两地再次启动该项目,共计资助100例免费义肢安装手术,帮助这些下肢残疾的贫困患者恢复正常行走。

 

11月,上海假肢厂技师在秦皇项目取模现场。

1至2周后,技师们验收浇筑成型的假肢。

12月,上海假肢厂技师再赴秦皇岛进行最后的安装调试。秦皇岛金海粮油王传鹏总照常带领秦皇岛金龙鱼义工来到现场,向上海假肢厂丁主任询问了复健环节的一些注意事项。秦皇岛市残联理事长代表受助者表达了感谢。

 

2016年的广西贵港市“金龙鱼假肢助行工程”中,覃塘镇有一位大腿截肢、只能靠双手撑板凳代步的彭大伯。他平时以编竹篮、竹簸箕为生,锋利的竹条、长期的劳作在他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道伤口和厚厚的茧子。12月,彭大伯接受了“金龙鱼助行工程”的前期取模;年后,上海假肢厂的技师将为他安装上崭新的假肢。

 

 

在盼望着“恢复正常行走”的一段时间里,彭大伯脸上的笑容也变多了。“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还可以走路,好像中了头彩一样”,他对前来调研的贵港义工说。对这个“矮板凳上的家庭”来说,幸福来得有点突然。

 

多样化的商品、便利的电商和物流给他赖以为生的手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靠编竹篮、卖簸箕换来的微薄收入,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用来“装一个奢侈的假肢”,“金龙鱼助行工程”成了这个家庭走出困境的一个支撑。

 

 

“金龙鱼假肢助行”的三次试点

 

在“金龙鱼假肢助行”项目试点的两年时间里,秦皇岛、贵港已有接近150位患者接受了“金龙鱼假肢助行”的资助,益海嘉里集团秦皇岛、贵港工厂的金龙鱼义工全程参与了受助患者的筛选、走访、调研、回访等活动,项目得到了当地市政府、残联、患者家庭的一致好评。

 

经过3次合作,上海假肢厂的技师们也成为专业领域中的“志愿者”,忙的时候连饭也顾不上吃一口,往往等患者全部检查完毕,他们才能直起腰、稍稍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每到一处,技师们不仅兢兢业业,还不厌其烦地向患者嘱咐注意事项、打消他们的疑虑与担忧。

 

每天早上,在“金龙鱼假肢助行”项目地区的不同角落,这些受助患者都会穿上“金龙鱼助行工程”为他们安装的奥托博克假肢,迈向崭新的、充满希望的一天。

 

行走:一种迟到太久的“特异功能”

 

上个月,阳阳入读的拉马沟丰益小学校长向我们发来信息,他告诉我们,安装假肢后的阳阳“不再一瘸一拐”,变得快乐和开朗。我们还看到了校长在操场上拍摄的许多照片,校长和义工说,之前的阳阳每天看着操场上小伙伴们欢呼雀跃的活泼场景,对比之下“总觉得自己好孤单”。在换了假肢之后,每到课间,她都会欢快地窜出教室,和伙伴们一起排队、跳绳、做早操,像是要找回某种缺失已久的“特异功能”,也因此和许多关心她的同学成为了好朋友。

 

 

阳阳入读的秦皇岛拉马沟丰益小学也是益海嘉里集团及金龙鱼基金会“益海嘉里助学工程”在2007年资助援建的第1所慈善学校。在益海嘉里集团各工厂管理层和金龙鱼义工的实时关注与持续帮扶下,如今,“益海嘉里助学工程”在全国资助援建的益海学校已经达到31所,已有超过12000名贫困偏远地区的适龄孩子在这些学校快乐学习、健康成长。

 

- - 义 工 说 - -

 

 

我想,或许“金龙鱼假肢助行”这个项目传递的不仅是我们的善意与关怀,更是金龙鱼不断丰富、完善慈善项目,来一点点改变世界、构建美好未来的愿景。

 

几年前有一句广告词:“温暖、亲情、金龙鱼的大家庭”。如今,无论是“益海嘉里助学工程”资助的31所益海学校,汶川、玉树、鲁甸、雅安等灾害中一次次紧急的赈灾行动、还是如今的“金龙鱼假肢助行”,它们不仅是一扇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创造可能的窗口,更与每一个受助家庭同在,通过金龙鱼义工和社会富有爱心的个人和群体,构建出无数温暖、充满亲情味儿的人际纽带。

 

今天的金龙鱼义工是益海学校千千万万学生的“哥哥姐姐”、也是“金龙鱼复明工程”、“金龙鱼助行工程”慈善项目中受益家庭的亲人,义工们见证他们的艰辛与喜悦,为他们带来一份关怀和温情。而“金龙鱼假肢助行”,正是益海嘉里和金龙鱼慈善公益基金会在构建“金龙鱼的大家庭”的路途中又一个温暖的尝试。